“暖意”连连!罕见病药政策气候和企业研发热情明显上

来源:IM体育电竞平台 作者:IM体育官方网站 浏览次数:6

  “近几年的企业对于罕见病药物的研发和投入热情有明显的变化!”今日是国际罕见病日,一位生物医药企业高管如此对财联社记者感叹。

  近年来,随着国家陆续颁布两批次罕见病药物目录,政策扶持在罕见病药物的审评审批、医保药物准入方面逐渐开始发力,国内外医药企业在罕见病药物方面的兴趣与热情似乎有了明显提高。

  虽然国内罕见病药物的绝对数量和可及性上面与国际一流水平仍有差距,但财联社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政策的支持久久为功,持续发力,企业已经看到了罕见病药物研发创新“有利可图”,是一个竞争烈度不大,获利较为稳定持久的蓝海,而随着新药研发周期的递进,未来五年或会出现罕见病新药的井喷上市时期。

  据沙利文发布的《2024中国罕见病行业趋势观察报告》,中国已知的罕见病数量大约有1400余种。由于罕见病常常确诊困难,有大量罕见病被当作普通疾病治疗,或并未发现,实际的病种数量可能更多。据估计,中国的罕见病患者群体已超过2000万。

  长期以来,国家与政府高度重视罕见病的诊断与治疗。2018年,国家卫健委等五部委联合制定了我国《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共收录121种罕见病,同时,国家卫健委发布了《罕见病目录制订工作程序》,其中指出将分批遴选目录覆盖病种,对目录进行动态更新;2023年9月,国家卫健委会同五部委再次发布了我国《第二批罕见病目录》,再次收录86种罕见病,涉及包括血液科、皮肤科、儿科、内分泌科、神经内科、风湿免疫科、消化科等17个学科,至此中国纳入罕见病的病种共计达到207种。

  “但归根结底,国内的罕见病认定数量和治疗药物数量还是与国际前沿水平存在一定的落差。”医药数据分析专家、药融云副总经理朱凌峰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据药融云数据库,我国虽然有207项认定的罕见病,但截至2023年底,中国才有75个罕见病药物上市。许多罕见病还存在着“无药可医”的状态,还存在着巨大的临床治疗需求未被满足。

  安徽省医药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谷先锋对记者表示,我国对罕见病的重视,是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而不断加强的。在医保“保基本”还没有满足的情况下,那些动辄数万,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人均年用药金额,对医保来说,只能是望“药”兴叹了!而且当时主管部门还存在对罕见病用药的认识不足,缺乏市场引导和政策扶持等短板。

  “而在近年来,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罕见病逐渐受到重视,尤其是自2018开始,国家相继出台了两批共207种罕见病目录,并在医保目录的增补和国家谈判中不断纳入治疗罕见病的药物。”谷先锋如此向记者表示自己的观察。

  “诊疗难”和“保障难”是横亘罕见病患者治疗之路的两座大山。据沙利文上述研报,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仅有5%的罕见病存在有效治疗方法,即使已存在治疗方法的罕见病药物价格也十分昂贵,一般患者很难负担。罕见病治疗难题无疑给患者和家庭带来巨大的心理和经济压力。

  实际上,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和罕见病相关的政策,鼓励罕见病药物的引进、研发和生产,并加快罕见病药物的注册审评审批。罕见病药物在我国上市数量逐年提升,部分药物甚至可以实现全球同步上市,这意味着罕见病患者有更多药物可用。

  而且,随着国家基本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并且最近几年对罕见病药物越来越开放和包容,目前已有112种药物纳入医保,涉及64种罕见病。除基本医保外,目前罕见病患者还可通过补充医疗保险(专项基金、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普惠型补充商业健康保险、民间慈善捐助等途径减轻治疗的经济负担。

  “毋庸置疑,通过罕见病药物在研发审批和医保准入方面的扶持,国内的罕见病药物的创新气候和供应已经较以往有了巨大的进步,近几年尤其明显。”某上市生物医药公司高管,资深医药行业专家杨涛对记者表示。

  朱凌峰也赞同道,罕见病药物在国内医药市场再也不是旁门左道了。他为记者举例了2021年国家医保谈判中火出圈的“每一个小群体都不应该被放弃!”话题中涉及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该药在进入医保目录之前,2020年与2021年的国内销售额分别只有5724.13万元和15517.22万元,而被纳入医保目录之后,该药的销售额迅速井喷,2022年全年销售额大增至5.99亿元,增长率达到惊人的286.53%。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罕见病“境外有药,境内无药”的困局,2018年11月至今,国家药监局等部门组织专家对国内药品专利情况及临床供应短缺(竞争不充分)的药品进行梳理遴选论证,先后发布三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列入名单的品种可直接提出上市申请,CDE建立专门通道加快审评。三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共计73个品种,其中罕见病治疗药物超过一半,目录内的罕见病药物有43种。截至2023年12月31日,已有22种目录内罕见病药物上市,涉及41种罕见病。

  据悉,自《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发布以来,罕见病领域多款药品被纳入优先审批名单,经由优先审批上市的罕见病药品数量年年上升(2022年受到疫情影响药品上市数量降低),从2018年的3款增加至2023年的15款,极大地提高了罕见病药物的可获得性。

  除此之外,也有越来越多上市的罕见病药物被纳入医保,我国罕见病患者用药环境持续改善,同时一些创新模式也进一步提高一部分患者的用药可及性,比如博鳌模式、北京天竺模式和大湾区模式直接引进境外已上市的罕见病药物。

  根据CDE发布的《2023年度药品审评报告》,中国2023年全年共批准罕见病用药45个品种,有18款获批产品为中国公司制造,另外,2023年,中国共计有252条临床试验管线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其中有70条正处于临床三期阶段;共计涵盖40种罕见病。

  如此红火的罕见病药物开发态势,谷先锋总结认为,原因一是由于我国的人口基数大,所以罕见病患者的人数也是庞大的,市场潜力很大;二是由于罕见病用药的医保纳入与扶持,市场销量开始迅速增长,企业的创新动力开始增加;而价格也在竞争中回落,价格落入更多的用药人群的区间,用量进一步扩大,由此形成良性循环;三是国家层面在药物开发政策、市场准入、价格谈判、医院使用、医院考核(如不考核药占比、医保总盘子等),对罕见病药物采取了积极扶持政策。

  朱凌峰则表示,从目前的这种管线数量能看到,国内医药企业对于罕见病药物的创新和研发热情是在不断提升的,“中国越来越多的公司确实是开始投入资源到罕见病的研发的,例如豪森药业、正大天晴、恒瑞医药(600276.SH)、百济神州-U(688235.SH)、丽珠医药(等国内第一梯队创新药企均有一定数量的罕见病新药管线,所以政策的引领作用是起到了作用的,而在这种比较好的创新气候之下,国内企业也是有研发罕见病药物的实力与潜力的。”

  值得关注的是,2023年12月13日公布的医保目录中,新增15个罕见病用药,覆盖16个罕见病病种,填补了10个病种的用药保障空白,如用于治疗I型戈谢病成年患者的酒石酸艾格司他、用于治疗卡斯特曼病的司妥昔单抗等。

  其中,再鼎医药(09688.HK)用于治疗乙酰胆碱(AChR)抗体阳性的gMG患者的卫伟迦®(艾加莫德α注射液)于2023年9月在中国上市,也在2023年底的国谈中被纳入医保目录。据其今日公告的业绩情况,据估算卫伟迦在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NRDL)前已治疗近1,000名患者,仅2024年1月,近1,000名患者接受卫伟迦的治疗;预计2024年卫伟迦的产品销售额将超过7,000万美元。

  再鼎医药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杜莹博士在公告中表示,卫伟迦9月在中国商业化上市用于全身型重症肌无力(gMG),并成功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卫伟迦的上市展现出良好的开端,今年1月的患者数量就超过了2023年最后四个月的患者总和,这得益于医生的高度认可和卫伟迦加速进院,更多患者可及性得到提高。

  “这也是国内众多Biotech和大型Biopharma纷纷押注罕见病药物的原因,现在深耕罕见病药物创新确实是‘有利可图’。”杨涛认为,从新药上市难度和影响力上而言,罕见病药物的开发难度比其他慢性病、癌症药物要容易很多,临床试验需要的样本数量乃至于研发投入都要少很多,还有审批绿色通道,而一旦研发成功并顺利获批,这对于相关企业的直接商业利益和间接企业创新能力证明是有比较强的作用的。

  朱凌峰也认为,国内罕见病药物的创新气候已经被烘托到了一个适宜的温度,竞争烈度也不算大,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良性闭环。以海外的经验来看,MCN(大型跨国药企)由于海外市场罕见病新药更加稳定和多方面的获利预期,对于罕见病药物的热情也在逐年递增,国内罕见病药物的研发成果不断涌现,也促使MCN们把目光更多地聚焦在国内,并频繁进行BD交易,这对于国内的罕见病药物的创新与研发会起到较好的正面影响。

  展望未来几年的罕见病药物市场的变化,数位专家均表示出了乐观的态度。谷先锋认为,随着我国诊疗技术和诊疗手段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罕见病将会被早期发现,正确诊断,从而得到及时治疗,罕见病药物的销售将会迅速增长,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罕见病药物研发的队列中。而一些跨国药企,面对巨大的中国市场,也会逐步妥协,降低售价,使得越来越多普通老百姓能够用得起。

  “中国罕见病患者数量庞大,但目前市场上可供选择的药物有限,结合当前在研管线数量,我预计未来五年之内,国内罕见病治疗新药的数量将会出现一个明显的井喷。”朱凌峰预测道,国家罕见病药物目录也将进一步扩容,普通民众、医生和全社会对于罕见病和相关药物的认知程度也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不仅上市罕见病药物数量会井喷,MCN与中国企业进行BD交易的数量也会出现。”杨涛补充道。


im体育电竞